Ludum Dare #30 欢乐世界


游戏试玩
Unity工程文件
Ludum Dare作品页面

孩子眼中的世界一定与我们所看到的不同——四处充满着新奇与欢乐。
其实那个欢乐世界一直都在,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与它失去了联系。

这个游戏尝试重新发现那个欢乐世界,一个就在我们身边的、被遗忘的世界。

灵感源自我闺女,游戏机制搬自“瓦里奥制造”。

ld30-mov-5ld30-mov-4ld30-mov-6ld30-mov-2ld30-mov-1ld30-mov-3

test-below-feature

Ludum Dare #29 面下之争

游戏试玩
Unity工程文件
Ludum Dare作品页面

在这个游戏中我希望实现一种诡异的游戏体验:你玩的是一个单人游戏,但却感觉像是有很多其他玩家在陪你一起玩——类似多人联网对战游戏。

游戏中有6个角色可供使用,他们的攻击方式和运动属性(速度,跳跃高度等)各不相同。你需要控制其中一个击败其他的角色。有趣的地方在于:实际上所有的角色都是由你控制的,不论是主角还是敌人。你能否赢得这场诡异的战斗?又能否发现其背后的玄机?

关于游戏背景故事(剧透)

如果你玩了几遍游戏仍然对这个游戏的情节摸不着头脑……没关系,这应该是正常情况,原因是我没把故事讲好。下面是这个游戏的情节逻辑的详细解释。

游戏的创意源自“精神分裂症”。我希望表现精神分裂者脑海之中的“争斗”。

第一个场景(主画面)表现的是你和医生之间的谈话——你马上就要出院了,但在此之前你必须通过一个小小的考核,来证明现在你的体内只存在一种性格。

表象之上,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基于问答对话的测验,然而在表象之下(Beneath the Surface),一场人格之间的纷争正在主人公的脑海中悄然发生……

你需要控制一个角色(人格)杀死其他角色(人格)。如果你所控制的角色死了,新的角色会被召唤出来——在现实世界中,这意味着你显露出了另一种人格,成为了“另一个人”。

你需要证明自己只有一种人格,因此游戏的终极目标是不死一命杀死其他所有人格——然后,主人公就可以出院了。

当然,即便出院了,“一种人格”也只是在测验过程中的“表象”(Surface),而在其之下……

haier-2014-stage

上海家博会幸存

Build 4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s in 15 crazy days and survive to tell the tale!

这是一个月前我在工作室内部博客上写的口号,当时大家正在为2014家电博览会项目忙得不可开交……现在是时候来讲讲这个tale了。

今年是为海尔提供交互设计服务的第5个年头,每年上海家电博览会项目都是对我们速度与质量的一次巨大考验,而这一次的考验无疑达到了新的巅峰——15天设计制作4个互动展项,这段不可思议的疯狂开发经历给我带来了很多收获,最重要的有两点:

1. 在有限的开发期限内正确的决策至关重要

有限的开发期限决定了你需要“又快又好”的达到设计目标,其间完全没有返工的机会。

怎样才叫“好”?这实际上并不是完全由客户去主导和评价的,我们作为交互设计师需要结合客户的需求、综合考虑开发周期和自身的优势给客户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“好”的标准。

而“快”则需要建立在这样一个可行的“好”的标准之上,结合自身掌握的各种资源规划出一条可以达到这个标准的最短路径。

这次的一个展项中需要制作大量的动画短片,结合“干净、精致”的三维场景风格,我们向客户推荐了真实人物比例的卡通动画风格,并决定使用3D建模2D卡通渲染的方式制作其中人物动画,而且在关键时刻招募到了三维动画设计师。

推荐的动画风格:
haier-2014-smart-city-anim-style

最终成品:
haier-2014-smart-city

2. 在不断了解游戏机制的过程中完善关卡设计

本次互动展项的重中之重是舞台区大屏幕的多人体感互动游戏,参与者通过身体姿态拾取金币躲避障碍,并且支持1-5人合作游戏:

haier-2014-team-kinect-adv

这个游戏的核心机制显然是山寨的《体感大冒险 Kinect Adventure》,将玩家的身体姿态映射至虚拟角色,并以此躲避各种位置的障碍物并拾取摆成各种造型的金币。

kinect-adventure

而这个游戏的创新之处也显而易见——支持多人合作进行游戏。从山寨到挖掘游戏自身的独特性,这个游戏的关卡设计经历了如下过程:

  1. 研究体感大冒险的关卡设计,将各种金币造型和障碍物移植到游戏中
  2. 调整关卡节奏,构成学习曲线
  3. 发现多人同时游戏的独特性,丰富适合多人游戏的挑战
  4. 为多人游戏创造节奏,单人表演与多人合作兼而有之
  5. 为游戏体验创造节奏:学习、挑战、奖赏、学习、挑战……

这是我第二次进行大规模的关卡设计,这次的经历让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“了解”游戏机制对关卡设计是多么至关重要。

另外,会跳舞真好,可惜自己不会这种表达语言

haier-2014-stage-dance-show

超时空快递v1.2.1

当我把RememberTheMilk上“超时快递v1.2.1”工作列表存档时,感觉真是如释重负。

超时空快递作为工作室第一款正式发布的游戏作品,寄予了我们太多的希望和想法,因此他的开发之路显得过于漫长而曲折。

但经过这一年独立游戏开发的经历,我们也成长了不少,看清了很多事,也拥有了更强的执行力。

如果要在独立游戏这条路上走下去,终归是要迈出第一步,发布第一款游戏。就这样走下去,一款游戏一款游戏的发布,如果一直坚持下去,最终会走到哪里?

chrono-express-v121-ready-for-review

rtm-chronoexpress-v121-list-archived

2013-review

2013年总结 – 蜕

回顾了一下2012年的总结,那一年工作室向着“独立游戏”这个方向迈出了第一步——就好像蝉从土里爬出来后,在脊梁上划出了第一道裂缝。

如果用一个字总结今年,我觉得应该是“蜕变”的“蜕”字。蝉顺着裂缝挣扎了出来,以崭新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,空留下身后的蝉蜕。还是那只蝉,但有生以来首次拥有了飞翔的可能,同时那对湿漉漉的翅膀也将自己置于了最危险的境地。

这看似是一种选择,其实是早已注定的。

万事皆三,2013年最重要的三件事:

  1. 我有了肉小宝,成为了爸爸。
  2. 工作室对外发布了两款游戏:超时空快递蜡烛人
  3. 决定将“游戏化”和B2C业务作为工作室交互设计的主要方向。

对于2014年,我的目标是:

大道至简

从自身到工作室,若不能完成这内在的蜕变,将来也只能被沉重的身躯所拖累,飞不高远。